培訓完畢,正式進公司上班才第四天, 曺圭賢的辦公桌上已經出現一小堆垃圾山了!

因為對往來廠商資料總是記不清楚,不斷的亂翻亂找,那些資料全散亂的堆疊在桌上,偶爾還因為曺圭賢疊得太高或推得太靠進桌面邊緣,就全滑到地上散的到處都是。

接電話也常捅婁子,因為他不熟悉電話的內線外線,常常截走了別人的公務電話,然後因為溝通不良造成諸多誤會,又惹了更多的事端,讓幫忙處理善後的前輩恨得牙養養的。

「又是那隻菜鳥幹的好事嗎?」已經成了曺圭賢最怕聽到的開場白了。

為什麼同期進公司的李東海就跟自己不一樣呢?他看了一下跟他隔壁桌的李東海,那桌面整潔的簡直就像沒人在辦公一樣,所有東西都整理得好好的在抽屜櫃裡,問他什麼廠商資料,什麼業務的名片,他只要拉開抽屜,三兩下就能把資料翻出來!簡直是小叮噹的口袋呀! 曺圭賢也好想要一個那樣的抽屜呀!

「李東海這位新人真是優秀呀!」變成曺圭賢第二怕聽到的開場白。

 

 

今天前輩拿了份資料給曺圭賢,要他去跟各廠商聯絡詢價,一堆化學名詞讓他都傻眼了。

這些東西考上大學那天就全丟到太平洋去餵魚了,現在可怎麼辦?查呀!!

就在他努力翻著字典查手上的資料的翻譯時,接到惡耗了!

「曺圭賢,課長要你去他辦公室」

曺圭賢僵了一下,困難的站起身來,這才上班第四天呀!這麼幾天就有人一狀告到上面了嗎?這麼快就被主管召見了,是要叫我滾蛋嘛???

心裡忐忑不安的曺圭賢,看著自己桌上亂成一團的文件,回想這幾天的工作狀況,真是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呀!我的桌子呀!我跟你還不熟就要說再見了嗎?我又要開始去應徵面試找工作了嗎?

慘白著一張臉,從座位走出來時,居然看到李東海樂呵呵的用手掌橫過頸項,對自己比了一個你死定了的幸災樂禍表情,曺圭賢忍不住心中對他無比怨念。

這人怎麼搞的?從新進職員培訓就一直跟自己過不去,本來想著同期進公司,又分在同一單位,應該可以成為好朋友。可是,他怎麼都不肯給曹圭賢好臉色看呢?

敲敲門後,曺圭賢走進了主管的辦公室。

「我是曺圭賢,課長您找我嗎?

「嗯! 曺圭賢!工作上還能適應吧?有沒有什麼問題?

「還可以,沒沒什麼問題!

「真的對你感到很抱歉!之前人事部的人員就有提醒過我,要幫你先安排臨時住宿的地方,我一忙都給擔誤了,你這些天都是通勤回家嗎?

「喔!沒有!跟我同期進公司的朋友讓我在他宿舍那邊打地舖。」

「真是對你不好意思呀!這麼冷的天卻讓你在朋友家裡打地舖,我宿舍裡有一位同事他出差了,預計三個禮拜後才能回來,他願意讓你先去他那邊住幾天,你覺得怎麼樣? 如果你不介意先暫住別人的房間,今天下班你就跟我回去宿舍吧!

課長居然幫自己安排了暫住的地方, 曺圭賢覺得自己真的滿幸運的!

「喔!好的!謝謝課長!我今晚就把東西搬過去你那邊,那沒其他事情的話,我先回去工作了。」

「好!你去忙吧!

退出課長的辦公室,曺圭賢放下心中的憂慮,嘴角就揚起了微笑。

這幾天雖然托了金麗旭的福,不用起早貪黑的趕上班,不過睡在地板上也真的很不舒服,這幾天都腰酸背痛、精神不濟的,對於能重回溫軟的被窩好好睡一覺,曺圭賢還是覺得很高興的。

一直偷偷注意著課長辦公室動靜的李東海,看到曺圭賢居然毫髮未傷,並且還一副喜上眉梢的樣子,感到大惑不解。

曺圭賢一看到李東海那皺眉的樣子,就知道他對自己居然沒被痛批一頓就走出來,感到相當失望,

可惡的李東海,你真是太沒有同事愛了!越想越不爽的曺圭賢就在路過時對李東海做了個鬼臉,一副怎樣?我沒事咧!不爽你咬我呀!”的欠揍模樣。

李東海火大了,一不小心手中的尺被他給折斷了。

「喔!好痛!可惡的曺圭賢,你這煞星!這根尺的帳,我會跟你慢慢算的,我跟你沒完了!

 

就聽到曺圭賢在座位裡翻箱倒櫃的聲音,突然一根尺破空飛出碴在李東海頭上

「不用算了!這根尺--大爺我就賞給你了!

李東海本想把它又折斷再丟回給曺圭賢,想了一想沒折又丟回去!

噢嗚!被尺的尖端擊中,痛呼出聲的曺圭賢眼淚差點飆出來

「我怕你身上的白癡菌會傳染給我,你的尺我不敢用,自己留著用吧!

「你說什麼?」一拍桌子曺圭賢站起來瞪著李東海

周圍突然紛紛爆出前輩們的指責聲

「吵死人了! 曺圭賢你不做事別人還要做事呢!

「那菜鳥又在發什麼神經呀?

曺圭賢悶悶的坐回座位,欲哭無淚。

「好不公平!明明是李東海先大吵大鬧的,大家怎麼就都只罵我一個!?

 

 

 

在陌生的房間裡,因為不敢亂動前輩的物品,自己也因為只是跟金麗旭暫借一小方地板窩著睡覺罷了,所以搬來宿舍的時候,電玩小說什麼的,一樣也沒帶在身邊。

現在才六點半,要躺床上睡覺,這時間實在太早了!更何況,這床舖枕頭被單都充滿著完全陌生的氣味,讓曺圭賢覺得很不自在。

隨著時間推移, 在那房裡又枯待了一個小時之後,真是坐也坐不住,躺也躺不舒服了,越發覺得無聊的曺圭賢,決定去閱覽室找點雜誌來看好了!

 

 

推開門便忍不住向對面的那扇門望去,今天下班跟課長一起回來的時候,課長跟曺圭賢說道他被分配的宿舍正好就在對面。

總是會對自己未來的室友感到好奇,坐在通道的椅子上,一邊翻看著雜誌,一邊注意著電梯

的動靜以及進出的人員。

電梯地一聲!停在這一樓層。

(又有人回來了!)曺圭賢馬上抬頭向電梯望過去

走出來的人也看到他了,好像對於樓層裡出現了一位陌生人感到疑惑,站在電梯口向曺圭賢凝望。

曺圭賢向那人點頭致意,那人才稍微放心一般,微笑著跟他點頭打個招呼。

曺圭賢看著那人邊走邊掏鑰匙,居然就在對門停下來了,準備開門。

(!原來他是我以後的室友呀!) 曺圭賢心想著,繼續觀察那人。

那人卻突然停住開門的動作,接著猛然回頭往電梯那邊瞧瞧,又往回走去樓梯間瞧一瞧,好像在找什麼人一般!?然後,才充滿困惑的樣子,晃了一下腦袋,開門進屋子裡去了。

曺圭賢看著那人的動作,感到納悶,也跟著把樓層通道看了一回,可是,這樓層從剛才就他一個人坐在這邊看雜誌,沒別的人了呀!

奇怪的人! 曺圭賢低頭,繼續看他的雜誌。

 

 

第二天中午,在員工餐廳,曺圭賢又看到那個奇怪的前輩了。

柔順的短髮,瘦削的肩膀,坐在餐桌邊硬是比別人矮小一截,根本像個少年一般。

曺圭賢選了一個可以仔細觀察那位前輩的位置,坐下來用餐。自己吃了些什麼,基本上已經完全沒有印象了,只顧著看著那位前輩吃飯的過程。

那位前輩似乎不很擅長拿筷子,為了夾顆水煮蛋就奮鬥了半天,水煮蛋在盤子裡到處滑來滑去,就是沒辦法夾起來。於是那位前輩煩躁了,終究放棄用夾的,直接拿筷子戳著水煮蛋吃了。吃飯也吃的很吃力,通常是夾起來後,吃進嘴裡的少,掉回盤子裡的多。

明明已經吃飯吃的那麼不順利了,那位前輩偏偏還不認真吃飯,那左手完全不肯用來幫右手的忙,而是努力的在翻一本厚厚的書,那樣忙碌地折騰著吃完,一餐飯就用了快四十分鐘。

曺圭賢越看越好笑!那拿著筷子夾不住食物的小小的右手,努力撐開手掌後,要壓住厚厚的書頁依舊相當困難的小小的左手,吃飯總是不順利的小巧的嘴,真是越看越可愛呢!

 

 

過了兩天,再度在員工餐廳見到那位前輩的時候,曺圭賢真的是嚇了一跳,那位前輩的模樣真是糟透了!

原來柔順的短髮,現在失去了光澤,猶如一堆枯草,亂堆在那小小的臉上。原來光潔清新的面容上,吊著大大的眼袋,那黑眼圈是怎麼回事?那鬍渣是怎麼回事?

之前吃飯時間,看書還兼聊天的各種忙碌,今天居然扒兩口飯就發呆半天,偶爾還啃起自己的手指頭。

怎麼了?前輩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y000 的頭像
aly000

鐘愛天安那朵雲

aly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