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東海開心的在床上大大的伸展四肢,能夠獨佔一張大床,不管怎麼翻身都不必顧慮其他人的感覺真是好呀!

最近每到周末,李赫宰就不留在宿舍睡,跑回他自己家去了。

之前也好奇過,明明就離家不遠,為什麼還多花錢住宿舍呢?聽說是家裡本來就小,小孩都長大後,房間不夠用,李赫宰就隆升為廳長了。開始工作後不久,有了點錢,就乾脆搬出來了。

現在居然放著好好的房間不睡,又回去可憐兮兮的當廳長,李東海大概也猜得到原因,李赫宰是為了躲避那永無休止的惡夢吧!?

 

剛搬進這棟破舊的公寓時,對這邊環境最沒意見的就是李東海了。

李東海也是來自小地方的純樸青年,有個地方遮風避雨就滿意了,也不像其他人看到公寓斑駁破舊還有陳年污垢就頻頻皺眉,當時的他連跟最看不順眼的曺圭賢同住一個房間的心理準備也有了。

沒想到意外的跟李赫宰分在同一間房間,這人可是人事部的重要幹部呀!李東海一直努力的打拼,來到大都會工作,就想早點有些成績,改善家裡的生活。能得到人事部的主管的注意,這對他來說真是太重要了,所以一開始也表現很乖巧懂事的,對李赫宰和金鐘雲都有些些刻意的討好的意味。

 

不過同住沒幾天,李東海就開始對李赫宰反感了。

李赫宰每晚總是發出怪叫呻吟,身體劇烈的抖動讓床也跟著震動到李東海都不能忽視,李東海覺得這人實在太過不知節制了,每晚不好好睡覺,這樣明目張膽的在他身邊DIY,李東海真怕哪一天一不注意自己就被李赫宰做掉了,每晚都睡得小心奕奕的。

後來意外的發現,李赫宰其實是被惡夢嚇得不得了,又醒不過來,當時李東海也好心幫忙叫醒過他幾次,不過李赫宰被吵醒後,那種粉飾太平的行為實在太讓李東海氣憤了,乾脆就讓他去掉入無邊的惡夢好了,哼!

不過這樣意氣用事連帶影響到李東海自己也沒有好的睡眠品質,他覺得自己是因為晚上沒辦法好好休息,所以工作表現大不如前,才讓曺圭賢那小子有機會脫穎而出,他是絕不承認曺圭賢本來就也滿優秀的。

 

為什麼對誰都好的李東海會這麼針對曺圭賢呢?其實這都是曺圭賢自己惹出來的。

新進職員訓練那時,首次見面的李東海、金麗旭和曺圭賢,因為都是男生,就特別親近了。當時曺圭賢看起來特別老成持重的,李東海和金麗旭都客客氣氣的喊他圭賢哥,曺圭賢也不客氣的直接喊他們李東海金麗旭,李東海當時就覺得曺圭賢每次被他喊哥的時候,那笑容特別的古怪。

後來被金麗旭知道李東海其實比他們大之後,金麗旭馬上就改口喊李東海為東海哥了,只有曺圭賢還是沒大沒小連名帶姓的叫他李東海,真令人生氣。

李東海為了爭取到海外事業部的工作,很努力的去學習語言,中文日文英語,花了很多心思,連看書消遣也會買原文書來看,一直很努力的在增強自己的實力。曺圭賢卻每次看李東海在翻字典查單字,就故意說〝那種東西〞根本不用特別去學,會唱歌就會講了,他隨便就可以嘰哩呱啦講上一大串,各種厚臉皮的自吹自擂真讓李東海想揍人。金麗旭卻覺得自吹自讚不已的曺圭賢很有趣,每次都笑得前俯後仰的,很給曺圭賢面子,兩人年齡也相近,越來越要好,反而李東海因為不喜歡曺圭賢,也就慢慢跟他們疏遠了。

 

搬到新的宿舍後沒多久,李東海發現只要自己黏著金鐘雲,曺圭賢就會氣得直跳腳,真是太有趣,每天都期待見到金鐘雲,然後好好的欺負曺圭賢。

一想到最近李晟敏跟李東海一人一邊的纏著金鐘雲,曺圭賢在旁邊毫無可趁之機那股鬱悶,不是嘴唇翹的半天高,就是腮幫子鼓得圓圓的,李東海忍笑都忍到要得內傷了,這感覺真是舒爽呀!

 

想到這裡,李東海又開心的在床上滾來滾去,好半天才平靜下來,漸漸入睡。

 

不知睡了多少,被一陣男女互相叫罵的聲音吵醒了。

李東海無奈的想著:「怎麼又來了?」

每次李赫宰不在,他都開心的獨佔一張大床,卻總是半夜被這一對不知是情侶還是夫妻的吵架聲吵醒,還好隔天不用上班,不然這樣好幾天都不能睡飽真是太折磨人了。

李東海靜靜的聽了一下,心裡覺得奇怪的是,這樓裡住的除了他們公司的員工,也沒多少其他住戶了,進進出出看來也都是韓國人的樣子。

他李東海會的語言算多的了,可是這兩人吵架的內容卻一句也聽不懂,到底是哪一國的語言呢?這邊居然也有外國人住著,怎麼長得都一樣,一點也看不出來呢?也是東方人,泰國?越南?馬來西亞?還是……

想著想著,雖然爭吵聲還是不斷傳來,不過因為聽不懂內容,所以李東海又沉沉睡去了。

 

習慣性的在平時起床時間就自動醒來了,李東海覺得根本沒有好好休息到,還是好累好累。

整個宿舍都靜悄悄的,大家都還在睡吧?

李東海在冰箱裡找了一下麵包牛奶,簡單吃完早餐,又看了一點書,居然也讓他晃到快中午了。他想了想又跑回房間去了,他真的非常非常需要補眠呀!

 

 

 

睡多久了呢?沒有午睡習慣的李東海只覺得睡太久了,頭好痛、肚子也好餓,他努力睜開惺忪睡眼想去看手機上的時間,卻意外的發現自己身邊站著一個人,可是他是靠著牆壁睡的,牆壁上怎麼可能站人呢?

李東海疑惑的看著牆上的人,那還算是人嗎?那簡直是一團人形的肉泥呀!那應該是眼睛的位置居然是兩個猩紅色的三角型!

 

李東海嚇的閉上眼睛,伸手去抓身邊的李赫宰。

「嗚!赫宰赫宰!」

李赫宰冷冷的聲音傳來:「你看到了什麼?

「牆壁……牆壁。」

李東海全身發抖,眼淚已經飆出來了。

「你看到了嗎?

「嗚!~~

正打算繼續哭的李東海突然想到,李赫宰不在呀!他昨天下班就回家了。那現在是誰在跟他講話?

李東海淚眼模糊的望向枕頭上的面孔,眼淚讓他看不清楚,不過應該是赫宰吧?

「你到底看到什麼了?」

李東海瞄了一眼白白的牆壁,想到自己大概是做惡夢了,就放心了。

「沒什麼,我做惡夢了。」

「真的是惡夢嗎?」話一說完,李東海面前那個人頭突然一邊發出可怕的笑聲一邊飛了起來,飛到衣櫥上方在那邊盤旋並且盯住李東海。

李東海瞬間都要翻白眼昏厥過去了,那顆人頭飛了一下,突然眼睛睜大對準李東海撲過來了。

李東海只能驚恐的望著人頭撲過來咬自己的喉嚨,什麼抵抗也做不出來了。

 

 

 

突然李東海的手機鈴聲響起了,一瞬間人頭就消失了,不過脖子上傳來的劇痛卻讓李東海警覺到,這不可能是幻覺,自己遇到了比李赫宰遇到的更可怕的事了。

 

他顫抖著拿起手機接通。

「東海呀!快點來!上次說想看的電影上映了,我在影城這邊等你喔!」

是鐘雲哥呀!李東海一放下心就馬上又啪答啪答的直掉眼淚。

「東海?

似乎聽出了李東海的異狀,金鐘雲狐疑的又喊了一聲。

「鐘雲哥!我……

原本想叫金鐘雲回來陪自己的,但是李東海不敢想像自己再待在這房裡會不會再出事,他權衡了一下輕重,決定先跑出去避難了。

「我馬上到!」

「好!那我先去排隊買票了喔!」

李東海連衣服也不換了,抓著皮夾跟手機就逃出門去了。

 

 

陪金鐘雲看完電影,又拉著他去逛街,慢吞吞吃完晚餐,又吵著繼續逛街。

金鐘雲真的累壞了,拒絕再逛,扭頭就要走回宿舍。任憑李東海怎麼吵怎麼拉都沒有用,他的力氣根本沒辦法跟金鐘雲比,半拖半扯的金鐘雲總算是把李東海運到宿舍樓下了。

兩個人這樣莫名其妙的拉扯半天,弄得金鐘雲又餓了。

「你看看你在幹什麼?胡鬧了半天,我的晚餐都被你耗光了,好餓喔!不知道今天麗旭有沒有煮飯呢?」

舔舔嘴唇,金鐘雲拋下猶豫不決的李東海就跑進電梯了。李東海眼看著這下子非得回宿舍不可了,只好拖著沉重的步伐走進電梯。

 

一進門就看到金麗旭跟曺圭賢兩個人坐在電視機前面,可是兩個人既沒有看電視也沒有在打電玩。

金鐘雲心情正好,見到金麗旭就嚷著:「麗旭在家太好了!你今天晚上有煮飯嗎?」

金麗旭悶悶的說:「你們都跑出去了,我就樂得輕鬆,什麼也沒弄。」

「喔!這樣呀!?」

金鐘雲撓撓頭,也不好意思說自己餓了。

突然瞄到旁邊的曺圭賢,他正好也轉頭過來冷冷的望著金鐘雲,平時是那麼柔順的眼神,突然變得異常的凌厲,不知怎麼的突然讓金鐘雲心中一疼。

「圭賢怎麼在生氣呀?是誰惹你了呢?」

曺圭賢恨恨的別開眼光,幽幽的回答:「就是你惹到我!」

隨著曺圭賢收回的眼光,金鐘雲也不自覺的走到他身邊,伸手就去揉曺圭賢的頭。

「怎麼了?為什麼這麼說呢?圭賢心情不好嗎?」

曺圭賢冷著一張臉,把頭轉開,不讓小手繼續揉他的頭。

「我心情好不好,關你什麼事呀?

金鐘雲的手僵在半空中,只好訕訕的收回來,望著曺圭賢發呆。

金麗旭看到金鐘雲臉色都發白了,趕緊拉拉曺圭賢,提醒他不要太兇,曺圭賢甩開金麗旭的手,繼續冷著臉坐在那邊。

 

(曺圭賢吃錯藥了嗎?平時不是最喜歡在鐘雲哥面前裝可愛的,今天這麼兇是哪招呀?)

李東海邊想邊按著金鐘雲的肩膀,讓他在餐桌邊坐下來。

「麗旭!家裡有東西可以吃嗎?鐘雲哥餓了!」

「喔!那我去煮麵,大家一起吃吧!」

金麗旭起身去廚房準備煮東西,看平時的小幫手曺圭賢一動也不動的模樣,李東海只好自己走去廚房幫忙了。

 

金鐘雲看曺圭賢依然不理他,就伸手去拍拍他的肩。

「怎麼了嘛?你這樣還真讓我不習慣呢!有什麼心事說出來嘛!」

曺圭賢深呼吸了兩口,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一般,轉過頭來望著金鐘雲。

「工作壓力太大罷了,哥不用放在心上。」

金鐘雲心下還是疑惑,不過既然曺圭賢不想說也拿他沒辦法,伸手拍拍曺圭賢的肩膀。

「菁英份子也是人嘛!假日就好好休息,別煩惱那麼多事吧!」

曺圭賢點點頭,露出了一絲苦笑,金鐘雲又拍拍他的肩膀。 

 

 

宵夜即將吃完了,李東海開始緊張了,他不想再自己一個人回去那個房間睡覺。

「鐘雲哥!我今天可以請你去陪我一起睡嗎?」

金鐘雲一口湯沒吞好,差點就噴出來了,嗆得一直咳。曺圭賢心疼的忘了在生金鐘雲的氣的事,一直幫忙拍他的背。

終於緩過氣來了,金鐘雲馬上搖頭,他哪肯去睡那兩間房間。他這麼聰明的一個人,看著李赫宰每逢假日就消失,李晟敏最近也異常的依賴他,現在也跟著在假日消失了,他想也知道這兩個都碰上怪事了,他才不要沒事去惹禍上身呢!

「我非常非常認床的,不能去陪你,對不起喔!」

李東海眼睛咕嚕咕嚕轉一轉,又想到辦法了。

「那我去跟你一起睡吧!」

「什麼?」曺圭賢一拍桌子,站起來「你今天少惹我,我警告你!」

李東海看曺圭賢一副不肯讓的表情,一下子又急又氣,眼淚忍不住就掉下來了。一看他哭了,金鐘雲就心軟了。

「那好吧!你過來一起睡吧!」

李東海眼淚都來不及擦掉,就火速的奔去房間把枕頭被子換洗衣物都抓出來。

 

 

 

抱著枕頭被子跟著金鐘雲進到紅色房間,兇神惡煞一般的曺圭賢也馬上跟進來了。

「鐘雲哥!你是睡哪裡呢?」

金鐘雲指著右邊,李東海走過去一抽就把曺圭賢的被子甩在地上,放上自己的被子。

「你幹什麼?」

曺圭賢也過來搶下李東海的被子枕頭全摔在地上。

金鐘雲覺得好笑,就說:「既然這樣,你們倆個今晚就睡地板吧!

兩個人各自抓了自己的被子又要搶左邊的位置,正準備開打,金鐘雲連忙阻止他們,說他要睡中間,兩人才憤憤的停手,去各自把床鋪好。

 

等洗過澡要睡了,李東海發現曺圭賢伸手就要去抱金鐘雲,他馬上動手攔住,曺圭賢推開他的手又要去碰金鐘雲,李東海就把他的手打開,曺圭賢怒了,坐起身來,李東海也唬一聲坐起來,兩人隔著金鐘雲打起來了。

金鐘雲怒喝:「兩個都給我滾出去!」

兩人一聽不敢再動手打人,連忙躺下來緊緊抓著金鐘雲一邊的手臂。

總算是肯乖乖睡覺了,金鐘雲仰躺著任他們抱住自己的手臂,不過他實在不覺得自己能好好睡著,這樣被抱著動都不動,才一下子就覺得手麻腰酸了,這根本不是睡覺,而是他生平最嚴重的鬼壓床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y000 的頭像
aly000

鐘愛天安那朵雲

aly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