曺圭賢玩夠了電玩,進來拿換洗衣物去洗澡了.金鐘雲還依然在床上翻來覆去,老半天也毫無睡意。

這時洗好澡的曺圭賢又進來了,金鐘雲連忙閉上雙眼偽裝成已經睡著了。

「哦!好冷喔!」

曺圭賢打了個哆嗦,剛洗完澡暖烘烘的身體,穿過冷冰冰的客廳和走廊,一路走來進到房間就已經凍到有些微僵硬了,他火速的鑽到自己的被窩裡取暖,然後輕輕的靠近金鐘雲,挪一些被子幫他蓋好後,就把金鐘雲整個連人帶被的摟在懷裡,靠著金鐘雲的棉被準備要睡了。

曺圭賢靠過來的時候,金鐘雲覺得很疑惑,接著突然就被抱住了,讓金鐘雲嚇了一跳,然後才意識到曺圭賢怕他會冷,分了一些自己的被子給他蓋著呢!

想到自己每天早上為了擺脫當抱枕的困境而掙扎半天,然後假公濟私的趁著叫他起床偷偷報復,對他不停的進行各種折磨,心裡面突然覺得很過意不去,這孩子怎麼這麼善良呀?

背後的曺圭賢似乎睡著了,偶爾有些鼾聲傳出來,金鐘雲聽著那鼾聲卻不覺得吵,反而有一種安心的感覺,奇怪?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心窩裡覺得暖暖的。

紛亂想著事情的金鐘雲更是久久難以成眠了。

 


一夜輾轉難眠的金鐘雲,直到清晨才終於不敵身體的疲憊,陷入了沉睡。

鬧鐘不管主人如何的失眠,在早上依然會準時盡力的吵鬧著。

金鐘雲痛苦的撐起微微發軟的身體,坐在床沿設法振作精神,不過回應他的只有頭暈、口乾舌燥、胸悶、心律不整,各種不舒服紛紛襲來。

過了幾秒,金鐘雲才反應過來,身體這麼難受是因為失眠了,而讓自己失眠的原因居然是因為曺圭賢讓自己心頭小鹿狂奔。

金鐘雲轉頭望著抱著被子,睡得香甜的曺圭賢,沒有凌厲逼人的深沉目光,沒有伶牙利齒的狡猾的他,就像個小天使一樣可愛,金鐘雲心中對曺圭賢已經沒有了昨晚那種種的不安焦躁, 只有那初見面時,多了一個可愛的弟弟的那種欣喜,金鐘雲微微笑了一下,是嘛!就是個很可愛的弟弟嘛!就是突然對他爆發了強烈的兄弟情誼而已嘛!沒事的,居然為了這種事煩惱到失眠,好蠢吶!

不過胸口一陣一陣的抽痛,還是讓他很不舒服,勉強站起身走向盥洗室,金鐘雲希望今天能平安度過呀!

 

*******   地   點   的   分   隔   線   ********

終於熬到午休時間了,金鐘雲想著要快快吃飽,再回辦公室補眠,第一時間就準時衝到員工餐廳吃飯了

結果還真是怕什麼來什麼,他才剛扒了兩口飯而已,找事的人已經站在他身邊了,不是別人,正是醫護室的醫生

「金鐘雲!你何時回來上班的?」

「快兩個月了吧?大概……」

「你怎麼沒去醫護室跟我報到?你的體檢報告結果怎麼樣?」

「……我沒有去體檢。」

「什麼?你居然不把我說的話當一回事?你知不知現在多少年輕人猝死的呀?你知不知道多少人過勞死的呀?你居然……」

「醫生!我在吃飯呀!你別一直死不死的吧!?」

金鐘雲只覺得頭痛欲裂,希望醫生趕快放過他。

「哼!你趕快吃完,然後來醫護室跟我報到。」

「醫生!你這樣是偷襲,我昨晚失眠人很不舒服,你不能這樣。」

「果然你身體還是不舒服,你不准再跟我講任何藉口,吃完立刻給我過來。」

望著拂袖而去的醫生,金鐘雲先是發愣了幾秒,突然驚覺午休時光正在飛快流逝,他慌張的扒著已經食不知味的午餐。

 

匆匆吃掉午餐,便趕往醫護室的金鐘雲,大喇喇的把門打開就跳進去了,一進去就看到醫生正用聽診器在幫金希澈做檢查,金鐘雲馬上就靠過去。

「希澈哥怎麼了嗎?哪裡不舒服?」

「別吵!沒看到醫生正在幫我檢查嗎?」

金鐘雲看到金希澈白皙的脖子上,映著黑色的淤痕,一看就像被誰狠狠勒住脖子過。

「怎麼了?是誰傷害你嗎?你脖子那怎麼回事?有沒有 報 警 呢?」

醫生拿開了聽診器,金希澈沒回答金鐘雲一連串的發問,而是慢條斯理的扣上領扣,打上領帶。

「怎麼樣?有什麼問題嗎?」

醫生搖頭說: 「我聽起來並沒有異常,應該沒事吧!」

「沒事我就放心了,那我先回去辦公了,鐘雲,沒事的,你別到處亂說話喔!」

金鐘雲還不放心:「可是你那脖子……」

金希澈搖搖頭,給他一個沒事的笑容,就開門走出去了。

 

「金鐘雲!你還有空管別人嗎?給我過來坐好,把扣子解開,快點!」

金鐘雲乖乖的坐下來,慢吞吞的解著領帶,就忍不住發問了: 「我希澈哥那是怎麼了?真的不用報 警 嗎?他那脖子整個都黑掉了,看起來很像對方真的想要他的命呀?」

「他說是惡夢成真了就變成那樣!」

「什麼?惡夢成真?」

「之前他來找我的時候說,只要他一想睡覺,就有個渾身是血的女生要掐他脖子,他一直不敢睡,結果整個身體都出現功能失調了,我開了一些安眠藥讓他吃,希望有充足的睡眠能幫他調整身體的狀況;結果他說吃完那藥,他完全動不了,只能任那女生掐他,就變這樣了,你想這樣不科學的說法我怎麼接受得了?這淤青是皮下微血管受外力不當施壓破裂造成的,怎麼可能是做夢造成的?依我看他一定是私生活出問題了, 年輕人壓力過大胡亂追求刺激,因而發生悲劇也是有的,你們是好朋友,你好好勸他要節制一點吧! 」

金鐘雲滿臉黑線,這醫生真是他見過最負面最毒舌的人了。

「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去…」

說完就把領帶拉好,逃出醫護室了。等醫生回過神來,他早已奔出老遠了。

醫生大吼:「金鐘雲!你還沒接受檢查耶!」

金鐘雲更是努力加速逃離現場。

 

金鐘雲邊跑邊掏出手機打給李赫宰。

「赫宰!你在哪裡?」

「我在吃飯呀!什麼事?」

「希澈哥睡那張床出事了啦!我現在立刻過去找你。」

李赫宰一口飯沒吞好,差點噎著,全噴出來了。

「別在公司裡嚷嚷這件事啦!你別過來,這不是講話的地方,等一下去頂樓會合再說。」

李赫宰匆忙的把餐盤收拾妥當,就直奔頂樓去找金鐘雲了。

 

金鐘雲簡單的跟李赫宰敘述在醫護室見到金希澈的過程。

「不能讓他再繼續睡那張床了,你去跟他講明白。」

「他一定會殺了我!」

「那……我去跟他講呢?」

「他會先讓你把我埋了,再把你也殺了。」

金鐘雲全身汗毛都豎起來了。

「那怎麼辦呀?你說呀?」

李赫宰苦惱的揉著自己的太陽穴,突然想到什麼,正經八百的看著金鐘雲。

「如果醫生說的是真的呢?你看希澈哥這人變態的很,也許希澈哥真的很喜歡弄那些刺激的小遊戲,玩過頭了……」

「這種鬼話你也說得出來,怎麼可能啦?」金鐘雲瞬間炸毛了。

面對著金鐘雲恐怖的殺人眼神,李赫宰只好繼續揉著自己的頭,苦苦的思考。

過了一會李赫宰又想到什麼了。

「你看希澈哥平時都忙到半夜,他長的又比女生還漂亮,會不會被歹徒那啥然後就……」

「你越說越離譜了,不要亂找藉口了,趕快想辦法讓他把那張床換掉,後果很嚴重,你知不知道呀?」

「我知道啦!我對他的關心不會比你少,好嗎?我跟你保證我會盡快想出辦法,但是鐘雲哥你可別太衝動去跟希澈哥亂說話,你要知道現在的希澈哥已經不是當年跟我們一起下班到處亂晃,一起吃路邊攤的他了,現在他是位高權重,這件事要是處理不好,有很多人都要丟掉飯碗的。」

金鐘雲一聽這話跟觸電一樣,瞬間呆了。

「對不起,我一時情急沒想那麼多。」

「我知道,我也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我原來根本不信鬼神那一套的,給我一點時間好嗎?我會認真想辦法處理好的。」

午休時間早已結束了,兩人只好面色凝重的先回去工作了。

 

 

下班後,金鐘雲跟李赫宰兩人連晚飯也顧不上了,直接躲回宿舍繼續秘密討論解決方案,討論半天也得不出結果,實在因為金希澈太過精明了,想要瞞著他真相而把床墊換掉的成功率幾乎為零,兩人越討論越絕望了。

 

 

 

曺圭賢提著便利商店買來的微波義大利麵回到宿舍時,看到的就是李赫宰跟金鐘雲親密(?)的並肩坐在床邊,含情脈脈(!)地看著對方。

 

「赫宰哥!你在我們房間裡做什麼?」

 

一看到曺圭賢手裡的食物,金鐘雲的肚子開始叫囂了。

 

「啊!我忘了吃晚餐了,圭賢你之前買的那泡麵還有嗎?一個給我。」

 

曺圭賢一聽金鐘雲要吃泡麵,馬上決定要陪他一起吃泡麵,自己剛買回來的晚餐就送給李赫宰吃,然後喜孜孜的跑去泡兩人份的麵了。

 

 

 

金麗旭看著只剩下煮開水來沖泡麵的功能的廚房,再看看客廳眾人不是吃泡麵就是吃便利商店的微波食品,真心覺得要好好發揮廚房功能才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y000 的頭像
aly000

鐘愛天安那朵雲

aly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