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一播完開始放演出名單,睡著的兩人居然就自動清醒了

金鐘雲正想去踢李東海,叫他把小筆電收起來,卻發現自己被禁錮在某個懷抱裡,疑惑的他轉頭去看,卻沒料想到兩個人的臉靠得這麼近,自己的唇就這麼滑過對方的面頰

金鐘雲吃了一驚,抬眼看到對方的眼眸,原來是曺圭賢

曺圭賢看著金鐘雲那因為驚訝而微張的嘴唇,粉嫩而誘人還近在咫尺,他的心跳不禁開始加速了,眼中只有那小巧迷人的雙唇

金鐘雲發現曺圭賢一股腦的只盯著自己的雙唇發呆,下意識抬手到曺圭賢的臉頰上擦擦

「對不起!我沒想到會碰到你的臉。」

「沒關係的!鐘雲哥就算是碰了我的嘴唇也沒關係的。」

金鐘雲一聽這話就忍不住發笑了:

「啊!怎麼會沒關係呢?那不就是kiss了?我如果親了你……。」

金鐘雲突然發現曺圭賢那雙大眼一眨也不眨的深深凝望著自己的嘴唇

(這小子怎麼一副真的很想要我親一下的表情呢?不妙呀!我在說什麼呢?)

金鐘雲覺得自己失言了,畏縮的轉頭躲開曺圭賢的目光,不自覺的就伸起手來開始啃著自己的手指

看到欲言又止然後慌張起來的金鐘雲, 曺圭賢也知道不能太過急躁,馬上轉移話題

「鐘雲哥!那現在電影看完了,要不我們來玩電玩吧!」

喔!耳朵好癢喔!金鐘雲納悶曺圭賢為什麼貼著自己耳朵講話呢?這才發現自己居然只顧著啃手指,都忘了還靠在曺圭賢身上這件事了,慌慌張張的站起來撓撓頭,然後指著房間說著:

「我……我想我該去睡了。」

「鐘雲哥不是才剛睡醒?先不要睡啦!我今天學了一個新招式要解新的任務,一起來看嘛!」

「不要了!外面好冷,我要去睡覺了,你自己玩吧!」

曺圭賢故意裝出一副失望沮喪的模樣,像搖尾乞憐後依然被丟棄的小狗狗一般

「喔!」

看著可憐兮兮的曺圭賢,金鐘雲心中突然一驚

(幹嘛呀?從認識到現在,我每天都不知欺負他幾百回了,我怎麼突然對他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呀?這難道是罪惡感嗎?不妙呀!)

金鐘雲撇下他們,轉身奔回到房間裡就躲在棉被中暗自懊惱著,不只是因為曺圭賢剛才那模樣真的很惹人疼愛,還因為之前靠在他身上時,那麼近距離的望著那黑矅石般深邃的眼眸,聞著他淡淡的體香,自己居然有些呼吸急促了起來,為什麼呀!是不是因為慾求不滿了,才會對著曺圭賢心跳加速呢?

這樣下去怎麼辦呢?是不是要趕快想辦法交個女朋友呀!?

金鐘雲躲在被子裡懊惱的嗷嗷亂叫,躺了好半天也不能入眠

 

 

李東海在電影播完時也早就醒了,只是因為趴著睡把雙手壓麻了,一時片刻爬不起來,就扭過頭去望著金鐘雲和曺圭賢,兩人靠的那麼近在講話的畫面怎麼看怎麼礙眼,心裡覺得很鬱悶,金鐘雲走開後,他也悶悶不樂的收好小筆電,撇下金麗旭和曺圭賢,離開客廳回自己房間去了

 

李東海一進房門就看到已經睡著了的李赫宰,一副睡得很不安穩的樣子,微微掙扎並且發出嗚嗚的聲音

李東海將筆電收好,整理好自己的公事包,也準備要睡了

李赫宰居然還在惡夢中掙扎,李東海覺得自己應該叫醒他,這惡夢也做太久了,這樣一直嗚咽呻吟的李赫宰好可憐耶!

李東海便走到李赫宰身邊搖他: 「赫宰!赫宰!起來,你在作夢!」

李赫宰醒了,看到面前站著的李東海,眼中露出一種不敢相信的絕望,馬上抱住頭,整個人蜷縮起來,一直嚎叫著,李東海看他嚇成這樣,肯定是以為惡夢成真了, 李東海又撲上去搖晃他

「赫宰!是我東海啦!你在做惡夢!快點醒過來!」

李赫宰聽到真的是李東海的聲音,才放心的轉頭看他

「怎麼了?夢到什麼?你剛剛好像快被我嚇死了。」

李赫宰瞬間眼神變得相當的冷漠和凌厲,看著李東海淡淡的說: 「沒什麼!」

一看他那個樣子,李東海就火大,剛剛在客廳看到金鐘雲跟曺圭賢那麼親蜜的畫面就已經夠抑鬱了,現在他好心把李赫宰從惡夢中拯救出來,那又是什麼態度?

李東海為了表達出自己的不滿,所有動作都故意加重力道,坐到床上和躺下來的過程,都惹得睡另一頭的李赫宰一陣顛簸拉好被子後,還故意在床上拍了好幾下,盡情宣示他的憤怒,不過這一切只是讓李東海自己心中更加不好受而已

 

李赫宰當然看得出來李東海在生氣,可是他真的不知道該跟李東海說什麼,他隱約記得他夢到一個非常老的老人,老到都發臭了溶化了的老人,那老人好像一直在罵他,但是他一個字也聽不懂,他覺得這老人的存在是那麼荒謬,簡直像作夢一樣,於是他一笑置之想轉身離開,老人卻憤而揮手準備打他,溶化的手臂上的血水肉末隨著老人揮拳的動作,全噴到了李赫宰的臉和衣服,一股濃厚的血腥味還夾雜這惡臭撲鼻而來,李赫宰嚇得邊鬼叫邊閃躲,沒想到在他掙扎逃生的過程中居然被抓住了還拼命搖晃,他跟自己講這是夢這是夢,快醒醒呀!

醒來卻發現面前真的站著一個人,他一瞬間發現那個老人居然是真的,所以嚇得不得了,瞬間覺得心臟都凝結不動了,正準備繼續抱頭鼠竄,卻在聽出東海的聲音後發現自己誤會了,一方面覺得安心,一方面也覺得自己被惡夢嚇到實在很丟臉,因為不想解釋那麼多,所以用淡漠的口氣拒絕了李東海的疑問

 

這一晚李赫宰在星星點點破碎的夢境回憶裡戰慄不已,李東海一方面對李赫宰感到憤怒,另一方面也納悶著為什麼看著鐘雲哥跟曺圭賢靠那麼近會讓他那麼心煩呢?兩人到了深夜都還難以成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y000 的頭像
aly000

鐘愛天安那朵雲

aly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