曺圭賢跟著金鐘雲身後,一進門就想,等一下一定要被罵慘了,心頭憋屈,鼻頭微微有些發酸起來。沒想到鐘雲哥你是這樣不問黑白就認定都是我的錯的人,你罵吧!罵完了我也就從此對你死心好了!

金鐘雲把房門關好,立刻就跳過來抓著他衣領直晃,曺圭賢眼睛一閉,來吧!就讓你罵個痛快吧!

「你這小子怎麼搞的?!住進來第一天不是就跟你說那兩房間有問題嗎?你跑進去做什麼啦?」金鐘雲抓著曺圭賢晃了又晃,「難得住進來時先讓我挑房間,給我機會躲過了,你別又給我添亂,帶什麼可怕的東西過來才好。」

「嗯? 」曺圭賢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睜開眼睛看著金鐘雲。

「鐘雲哥!你剛說什麼?你的意思是,你並不是在怪我鬧事嗎?你只是不希望我跑去赫宰哥的房間嗎?」

「是呀!不只赫宰那間,晟敏麗旭那間也一樣,你以後不要再那麼隨意,那兩房間都別再進去了,知道嗎?」

金鐘雲指著曺圭賢的鼻子,鄭重的警告他,內心卻有點小小冒冷汗,萬一圭賢把什麼可怕的東西帶進來,我這下不是得要緊急搬家了?

(原來鐘雲哥是關心我,不是要怪我耶!)

一想到這裡, 曺圭賢眼睛閃閃發亮,露出了笑容。

看到曺圭賢那詭異的笑容,金鐘雲眉頭一豎:「嗯?你笑什麼?你以為我在跟你開玩笑嗎?我可是跟你說真的喔!」

「我知道了!我知道。」曺圭賢收起傻笑,認真的看著金鐘雲回答著。

「知道就好,剛才真是嚇死我了!比看過的任何恐怖片都還讓我害怕!」金鐘雲擦擦額頭冷汗,「喔!說到看恐怖片就想到這個,來!」

金鐘雲說著邊從包裡拿出個紙袋,「你還吃得下東西嗎?剛才我太貪心了,買了太多吃的,這熱狗堡給你吃。」

接過紙袋, 曺圭賢心頭暖暖的,鐘雲哥!你果然是溫柔體貼的人,你是值得我付出真心的人。

轉身去衣櫃準備換洗的衣物的金鐘雲,很明顯感覺到背後傳來曺圭賢炙熱的視線,金鐘雲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就一個熱狗堡嘛!這小子居然這麼感動,如果給他買一份套餐是不是就準備給表演翻跟斗跳火圈了呢?

 

 

之前混亂中,為了擺脫李赫宰的糾纏, 曺圭賢踹了李赫宰幾下,現在一安靜下來,李赫宰就覺得自己腿快斷了,哀號了起來。

李東海連忙拿毛巾幫李赫宰冰敷揉腳,順便打探發生了何事,其實李赫宰根本就弄不清楚為什麼大家好好的在喝酒聊天,最後會以打架收場的,不過兩人就一起不停的咒罵抱怨曺圭賢,倒也同仇敵愾不亦樂乎。

 

 

金麗旭在知道曺圭賢不但沒有被罵,反而還得到食物,現在整個人是樂不可支的情形之後,雖然金麗旭不明白為啥那麼火爆的場面會變成這樣歡樂的結果,不過他也就放心了,進房去準備洗澡睡覺了。

進了浴室才發現自己是個傷員,原來剛才擋在李東海跟曺圭賢之間,他們兩人的拳頭都打到金麗旭身上了。

「我這可真是為朋友兩肋插刀了。」

金麗旭苦笑著搖頭,艱難的忍痛脫衣洗澡。

 

李晟敏蓋在暖暖的被窩裡,沒多少就陷入矇矓的睡意中,臨睡前好像聽到金麗旭進來,躡手躡腳的在衣櫃前拿衣服,然後李晟敏就睡著了。

睡夢中感覺彷彿有人在輕輕摩擦著自己的腳,先是順著腳背來來回回的撫摸著,接著就開始順著腳踝的弧度打轉的摸著。那手好冰冷,碰到身體就很讓人不舒服了,那種無禮的摸法更叫人討厭,李晟敏掙扎著要醒過來。

(好冰好討厭喔!麗旭為什麼要這樣摸我的腳?太奇怪了!)

李晟敏繼續掙扎著想起身問金麗旭到底要做什麼,卻聽到浴室裡傳來淋浴的水流聲。

(怎麼?原來麗旭還在洗澡呀?就是嘛!他怎麼會是三更半夜來亂摸我的腳的那種 變 態 嘛!)

李晟敏想到這裡就放心了,又繼續睡覺,朦朧中卻隱約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嗯!......麗旭在洗澡!...... 麗旭……他在洗澡!......麗旭他不是在洗澡嗎?!那在摸我的腳的又是誰?)

李晟敏驚跳起來,環視整個臥室,並沒有其他人在,他盯著浴室門口看著,腦中好像閃過一個曾經看到的畫面,卻又想不起更明確的資訊。

此時,金麗旭開了浴室門走出來,看到正張大眼睛盯著自己的李晟敏,有點嚇了一跳,隨即反應過來,跟李晟敏道歉說:「啊!晟敏哥是被我吵醒了嗎?對不起。」

「沒事沒事!你沒有吵到我。」李晟敏雖然說沒事,卻依然眉頭緊皺著。

「喔!」金麗旭狐疑的看著李晟敏,點點頭: 「那沒事你就早點睡吧!我還要出門去洗衣服。」

「麗旭!我問你喔!從住進來這裡到現在,你住得習慣嗎?有沒有遇到什麼奇怪的事?」

金麗旭想了一下,笑著說:「是還不太習慣啦!畢竟這房子真的很老舊,不過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呀!怎麼了嗎?」

晟敏想了一下,搖搖頭: 「我可能是作夢吧!沒事的,你去忙吧!」

麗旭點點頭拿著衣物袋出門去了,房間裡晟敏帶著些微的不安重新縮回被子裡,又漸漸的沉睡了。

明明無人在的浴室,此時浴室的門卻無聲無息的被打開了一個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y000 的頭像
aly000

鐘愛天安那朵雲

aly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